蝴蝶公爵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墨月寒www.linefin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赵珩抽手。

他们二人心知肚明。

“将军夙夜忧劳,如今天色不早了,”赵珩折身而返回,连头也不回,“将军,你该回去了。”

姬循雅弯唇,露出个毫无笑意的笑,“臣告辞。”

赵珩敷衍地摆摆手。

待确认身后已无声响后,赵珩方转身,顺手把窗子关上了。

他如常沐浴更衣,而后没心没肺地往床上一躺,丝毫没有得罪了姬循雅,自己这个傀儡皇帝可能命不久矣的自觉。赵珩合眼。

他本没打算这么早就处置李元贞,但既然姬循雅来都来了,他不用一用姬将军,未免可惜。

况且以姬循雅的细致,不可能不清楚李元贞身份有异,他极有可能比自己更早知道李太医是国舅的眼线赵珩扬了扬唇,既然如此,何必惺惺作态,流露出一副自己遭人利用的伤心模样?

他可一点都不信姬循雅放任李元贞接近自己,是为了给他解闷。

不过,赵珩又睁眼,疑惑地瞅着头顶,姬循雅为何突然来潜元宫?

此时,书房。

姬循雅神色淡淡地看着文书。

姬将军一切如常,只不过批复时写字的力道重了些,凌厉的笔锋几乎要穿透纸张,戾气得

不似怎么看都不像批了照准二字,倒如同在勾秋决犯人的名单。

在看完数十册文书后,姬循雅觉得自己心绪己极平淡无波。

姬循雅垂眼,正落到自己散落的长发上。

他沉默一息,抽刀,面无表情地割下一缕长发,放入掌心

姬循雅的发色与他的眸色类同,皆是毫无杂质的纯黑,发丝亮且密,触之顺滑柔软,但他到底不是个养尊处优的清贵公子,头发从未养护过,故而发尾有些粗糙。但头发这种东西,摸起来能有多大差别。姬循雅冷漠地心说。

他盯着掌中一缕乌黑,后知后觉地想到:我为何要做这种蠢事?

他皱了皱眉,二指一捻,径直将头发怼进烛火。

此后数日,赵珩再没见过姬循雅。

直到大军启程回京,二人都无半点交集。

见不到姬循雅,赵珩乐得清闲,虽然姬将军的确样貌卓然,但比起应付他那个捉摸不透的阴鸷性子,赵珩更乐意一个人在马车内看书喝茶。他近来对看自己的本纪尤其感兴趣,主要原因在于,太祖本纪将他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简直是古往今来第一雄主仁君。若非他娘真是北澄摄政王他爹真是齐君,二人皆有名有姓,身份写得清清楚楚,史官大抵要写:梦烈日坠腹,感而有孕,生太祖了。当看到自己算无遗策地终结乱世时,赵珩被夸得头皮发麻,忍不住闭了闭眼,感叹道:这是赵旻把刀架史官脖子上写出来的吧他正一面全身发麻得好像有虫子在爬,一面乐此不疲,如看话本般津津有味地看后人写他的史书,忽闻外面有异响传来。“陛下,”是个未听过的男音,隔着车帘毕恭毕敬道:“臣奉将军之命,给陛下送,送东西,不知陛下可愿意看一看吗?”赵珩精神一震,慢慢将书阖上,笑道:“准。”

蛰伏忍耐了五日,姬将军会给他什么惊喜?

莫非,是拿冰镇着的,李元贞李太医令的人头?

不,不对,赵珩转念一想,觉得以姬循雅半遮半掩的性格,更有可能命人送来一把长发,其意不言自明。“是。”此人道。

先是一只手掀开了车帘,有个什么东西踉踉跄跄地上来,而后一一赵珩定睛看过去,而后,滚进来一个人?!的确是滚进来的,因为他甫一进入马车,就立刻伏跪在地,因为过于紧张,这人没跪稳,加之马车颠簸,直接滚到了赵珩面前。赵珩无言几息,体会到了种猜错姬将军心思的失落。

怎么送来个活物?皇帝心道。

幸而马车足够大,此活物滚了几圈,生生撞到桌案的一条腿才停住。

赵珩迅捷地伸手,拿手背一垫,护住了此人看起来本就不算聪明的脑袋。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此人惊疑地发现自己撞到了个软硬交织的温热东西,拿头蹭了下,耳朵倏地烧了起来。是,是皇帝的手?

“陛下,”方才同赵珩说话的那军士见此场景亦无言片刻,静默几秒,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一本正经,“臣已把将军所赠之物送来,陛下可还有何吩咐吗?”赵珩低头。

这活物是个少年人,骨架还未完全定型,望之不过十五六岁,身量透出了几分少年人特有的,尚在抽条的纤细,听到声音,他竭力抬头,脑袋差点就撞上皇帝的膝盖。一双清亮的眼睛游鱼般伶俐。

不过,赵珩暗忖,这点聪明劲估计全长在脸上了。

“陛,陛下。”少年人小声道:“奴婢是何谨。”

赵珩眨了下眼,好像没认出来他是谁似的,神色有些不解。

“你先下去吧。”赵珩道。

军士领命而去。

少年人保持着这个不舒服的姿势,拧着头,眼巴巴地看着赵珩,小心翼翼地唤道:“陛下。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我坑掉的文成真了

我坑掉的文成真了

剑鸣如歌
【本文将于周四(5.23)入V,感谢支持】陆懿白中二病时期创作欲爆棚,写过一堆没发出去的硬盘文,最后全部坑掉了。为了应对高考,他删掉小说,回归现充,写过的文字就像是做了一场梦。无人问津的角落,世界逐渐光怪陆离起来。不断蔓延的冰雪地、行走在街道的大型物种、爆发出冲天黑气的古城遗迹……别人:救命,世界末日来了!已经如愿升入A大的陆懿白:这不都是我小说里的设定吗??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应对灾难,陆懿白化身
都市 连载 10万字
被远古病毒标记后[人外]

被远古病毒标记后[人外]

梨花疏影
5月28日入v,有万字更新掉落~专栏接档文:恋爱脑绑定退婚流系统后 清禾穿成末世o文的小白花女主,按照原作剧情,她会被男主花式强制爱,虐身虐心,最后喜提HE。 穿越来时,她正在经历原作最初、也是最经典的剧情——禁闭强制爱。 她与男主在荒星洞窟独处,男主将她关入科考队刚刚发掘出的工作箱内,要她窒息而死。 当然,这只是男主强制play中的一环,他斜靠在箱体外,笑容邪气散漫。 他故意吓唬清禾: “听说这
都市 连载 11万字
不可以叫妈妈哦[娱乐圈]

不可以叫妈妈哦[娱乐圈]

卿云艾艾
◎温柔心软·万人迷病美人受X糙汉妻奴醋坛子攻◎【泥塑受!猫塑受!】青梅竹马先婚后爱,娃是捡的,狼崽子小孩哥型,不是可爱型——文案场面已到ovo—— 月栖意身上贴满各种标签。 豪门掌珠、跳级神童、天才演员…… 然而极少人知,名义上由月栖意的长辈收养的孩子,其实是在月栖意身边长大,叫他“妈妈”。 参加一档带娃综艺,录制前,月栖意叮嘱月闻江:“有镜头拍的时候,不可以叫我妈妈哦。” 月闻江七岁,很是沉稳地
都市 连载 18万字
绿茶男妻被大佬读心了

绿茶男妻被大佬读心了

桃花扶渡
【周日上夹子周六暂不更新,周日晚上更~】 预收《小吸血鬼,网恋骗钱》文案在最后~ 宋度然穿成了一本狗血耽美文的反派炮灰男妻,结婚两年和渣男老公见过不到三次。 原书里,宋度然和渣男作为主角攻受的对照组,相渣相杀的同时一直在作死,最终落得个双双破败的下场。 穿书后的宋度然决定自救,矜矜业业扮演着渣男最讨厌的绿茶人设。 渣男醉酒归家,嘴里叫着其他人的名字,宋度然轻轻一笑,表面: “老攻你别着急,我这就和
都市 连载 16万字
旧日回响

旧日回响

猫界第一噜
大坍塌初始,天空裂开了一条缝,一束名为“光”的刺眼物质从缝隙里透出,唤醒了沉眠的祂们,且对世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侵占。 后世也称这场灾难为【光污染】。 如有幸成为最后的幸存者,请务必牢记《灯塔生存守则》:——灯塔之外,皆为废土。- 黎危和游厄针锋相对多年,因信仰不同争得你死我活,彼此说过的每句话都需要三天揣摩真假,最大的夙愿就是让对方俯首称臣。 一次战役结束,游厄满身鲜血,跪倒在残垣断瓦中,黎危却借
都市 连载 9万字
少帮主[综武侠]

少帮主[综武侠]

倾海酒
【通知栏:周四(5.23)入V,感谢支持~】穿成天下第一帮帮主的义女是什么体验?答:义父武功盖世,义母气质出尘,师兄更是未来的北丐,简直不要太爽。但是活到十二岁,被一个自称是她哥的少林秃驴找上门的时候,南宫·团宠·灵终于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对???从反派他弟到反派他妹,她觉得为了自己的小命和安稳生活,还是奋起学武,先让血缘上的哥哥做个正常人再说,实在正常不了,还能用武力超度一下。但这一努力就一不小
都市 连载 15万字